中文 ENGLISH

新闻中心


24小时联系电话:

021-57472600

行业动态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工业互联网路线的两次...

工业互联网路线的两次分歧

发布者:发布时间:2021-07-29 09:13:53

  在大型商场的动线设计中,为了最大效率地利用室内客流,经常会使用“花洒式”设计,将电影院之类的娱乐设施设在商场的较高楼层,将消费者引导至高层之后,充分利用导流能力,让客流像花洒洒水一样流至其它楼层的卖场。

  工业互联网应用的扩散路线也存在类似设计。中国信通院院长余晓晖就提出过“企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双曲线”的说法。余院长将企业的转型曲线分为两种—转型者曲线和赋能者曲线。数字原生程度较低的企业走转型者的路线,有一个长期的转型过程;而数字原生程度较高或转型进展较快的企业,则在自身的转型之外兼具赋能者的使命,帮助其他企业进行转型。

  在这一路线设计中,新一代信息技术所带来的企业生产力和生产要素的变革,就如同花洒喷出的水一样,通过这些赋能者传递到其他企业。

  余院长指出,工业互联网应用的供给与需求之间存在较大的鸿沟。与工业互联网应用的规模和数量相比,平台和服务商对行业和企业的了解仍然不够,难以用标准化产品化的方式服务行业和企业,大多需要定制化的个案式解决方案,时间和资金成本较高,制约了大规模的推广,尤其不易实现跨行业的推广。

  而笔者认为,恰恰是从这里开始,出现了工业互联网路线上官方与民间的第一次分歧。二者关注的角度不同。作为国家在信息通信领域(ICT)最重要的支撑单位,官方希望工业互联网的解决方案能够实现标准化,从而更快速地推广,将技术形成的优势更快地扩散到全国各个行业。但从部分民间企业个体来看,他们更关注的是,有没有个性化的方案来解决自己遇到的具体问题。

  上海交通大学的伍青生教授就讲过这样一个案例。在细分行业中数一数二的某集装箱企业,出于智能改造的愿望接触了某工业互联网平台商。但该平台商认为,集装箱行业内同类企业较少,成功后无法发挥示范效应,同时该项目技术含量低、预期利润较少,因而拒绝提供服务。如果过度追求标准化,就容易发生这种“嫌贫爱富”的现象,导致部分急需技术普及的企业得不到服务,反而有违国家推行工业互联网应用的初衷。

  一家人工智能企业的老总就说过,依托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服务商之间的差异就在于细节,细节决定了客户的体验,而细节就来自于对行业的理解。这些经验需要花很长的时间与客户一起打磨,才能获得。而获得了这样的经验之后,与竞争对手之间就可以实现差异化,最后带来品牌溢价,形成产品的价值优势。

  这家企业从创业伊始就不满足于只做AGV制造商,而是定位为智能物流方案提供者。在了解到转型企业对初期投入的顾虑之后,他们创造性地推出了租赁模式,免除企业在硬件方面的初始投资和安装费用,转而按照部署后企业完成的订单量收费,转型成物流服务运营商。之后,该企业又进一步推出用物流机器人部分取代生产流水线的设想,自建示范工厂,用物流机器人来协助生产物流机器人,再一次突破了自身的定位。

  余院长曾经指出,很多中小企业其实不知道如何找到匹配自身需求的平台,所以平台和服务商在为企业提供服务、解决问题的过程本身也是双方学习的过程。东声智能的CEO韩旭对这种说法深表认同。他坦言,服务商需要从企业提出的问题中学习,打磨方案,从而更好地匹配客户需求。东声智能的算法和产品就是经历了与不同企业的共同打磨才变得更加优秀。

  企业的需求让服务商不断完善自我,而服务商本身的突破也引领着企业的需求。二者彼此之间是相互作用,相互促进的关系。这样的服务商规模或许不大,起点可能不高,但他们也切切实实地推进着工业互联网的应用。

  自上而下的培优路线

  然而这也引出了官方与民间在工业互联网路线上的第二次分歧。即官方希望头部企业挂帅,自上而下式地起技术“导流者”的作用;与此同时,一些民间企业却希望靠自下而上式的推动闯出另外一条路。

  工信部部长肖亚庆曾提到,要培育具有生态主导力的产业链“链主”企业,支持中小企业提升专业化能力。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十四五规划的建议中也提出,要“推动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围绕集群产业链,重点培育集群龙头骨干企业和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构建协作、共享的产业生态。地方上也陆续开始跟进,出台对先进制造业集群的培育和支持举措。

  针对这些先进制造业集群,工信部强调将会同相关部门在财政资金、金融服务和营商环境方面给予政策支持,同时积极构建以创新中心为核心的创新体系,此外还将建设培养一批产教融合型城市、行业和企业,建立健全企业和教育高校合作育人、协同创新的体制机制。

  以头部企业为领头羊,发挥其链主作用,带动整个产业链或集群的路线从宏观层面来讲无疑是最有效率的战略。十九届五中全会就提出了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结合起来。而新发展格局的关键在于循环,即打破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壁垒,推动生产要素公平自由的流动与使用。工业互联网相关的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的应用有助于促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解决生产要素“流动不畅”的问题。用集群路线来解决这个问题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选择。也可以说,集群路线从设计上就是为了实现生产资料更有效率的流通,天然追求规模的扩大和产业链的延伸。

  自下而上的逆袭路线

  行业巨头想补链、强链,巩固自己的核心支柱地位,但小企业又何尝不想通过协同创新,实现他们的逆袭?

  十四五规划中对“专精特新”企业的描述可以作为中小企业出路的部分参考。“专精特新”企业即具有“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新颖化”特征的工业中小企业。其中,专业化是指专注核心业务,提高专业化生产、服务能力,为大企业、大项目和产业链提供配套产品和服务。精细化是指生产、管理和服务的精细化,在细分市场中占据优势。特色化是指依托特色资源(包括传统技艺和地域文化),研制生产具有地方或企业特色的产品。新颖化是通过技术、管理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培育新的增长点,形成新的竞争优势。

  从中小企业的角度来看,他们也有自身的一番考量。为了保证自身的独立性,需要寻找有别于追随者定位的另一条路线。

  那么能不能让中小企业自行进行探索。东声智能的CEO韩旭认为不能。他主张,企业就像病人一样,只知症状,而不了解症状的根源。专业的事情还是得让专业的人来做。只有平台和方案提供商才能像医生一样,从更专业的角度引导企业,帮助他们找出核心问题,更好地找到适合自己的“药方”。

  韩旭也因此而觉得,除了头部企业引导的集群路线之外,还应该存在第二条链主路线。他表示,有别于自上而下式的路线,他们这样的服务商选择的是自下而上的路线:给企业讲清楚项目完成的实际效益,帮助企业把一个个项目在不同的部门落地完成,然后让各个项目串起来,综合发挥效益。这样一步一步往上推,最后累积在行业里的权威性,成为“逆袭”的新链主。韩旭说,这种自下而上式的路线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避免了转型的中小企业一次性投入过大,让企业主在心理上更容易接受。

  笔者认为,虽然集群路线可以让中小企业更快速地在龙头企业的示范和分享之下,获得工业互联网相关的技术,有利于中小企业迅速融入庞大的产业集群和产业链,搭上顺风车。但这样的提升“得来太容易”,未必经历了企业对自身的反思。而工业互联网的应用,终极目标应当是企业自身实力的增强,既包括硬件和专业技术等硬实力,也包括运营体系和创新机制等软实力。所以仅仅上一套MES系统或者只上一套数字双胞胎也不能说完成了智能制造的转型,必须是让企业对自身进行审视,将业务和商业模式也数字化、智能化,从中找到价值,让投入和产出实现良性的循环转化,这样的转型才能自我延续下去。而自下而上的逆袭路线,能够让企业在彼此学习,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深刻审视自身的不足,对核心问题进行挖掘。这样的企业能深刻理解工业互联网应用的意义。

  灵犀微光商务副总裁陈飞曾经就行业头部企业与中小企业之间的关系分享过自己独到的体会。主攻AR设备的核心器件——光学引擎的灵犀微光经历了2015年的巨变。陈飞回忆说,在那段低谷期,业内终于发觉,整个产业链在硬件、核心元器件、交付方式到获取信息等各层面都处于不太成熟的状态。而之后得益于微软、脸书、苹果等巨头的不断投入,以及无数业内公司配合完成基础和系统部分的开发与完善,AR行业才走上了良性的循环。

  从长远来看,任何行业的成熟和市场的繁荣,都离不开行业巨头在基础建设方面的大笔投入,但同时也离不开大量中小企业对细分场景的探索。新松机器人的创始人曲道奎就提出过一个绝妙的比喻。他认为,任何一个产业领域,都会有一个“沸点”,水不到100度开不了。中小企业的投入,对于市场的发展和升级有一定好处,能够加快“烧水”的速度。只要确保资源的合理利用和防治恶性竞争,就能实现良性的发展。换句话说,头部和中小企业共同成长,才能打造健康的产业生态。

产品与服务|技术实力|新闻中心|企业宣传|合作伙伴|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14 权星智控系统工程(上海)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10214886号  

地址:上海市工业综合开发区环城北路152号

电话:021-57472600、021-57472700  

邮箱:Mark.liang@quanstar.cn